本文由優秀的公眾號:文字煮酒發布,歡迎大家關注!

這是一部在網絡上褒貶不一的電影,在寫下這行字之前,我內心猶豫不決,比起以往那些好評如潮的電影推薦,這一部電影似乎顯得有些太過自我了。

我相信看完這部電影之后肯定會有人在女主莫名其妙發病的時候,用「メンヘラ」這個粗暴的詞,概括這部電影的所有,用來彰顯自己的優越感。

可是哪怕只有極少極少的部分,被這部電影拯救的人也是存在的…

就比如我,一個曾經深陷抑郁癥折磨的普通人。

當電影開頭,寧子發了瘋似的奔跑,一邊奔跑一邊弄丟自己的衣服。

當寧子全裸著身體哭泣的出現在天臺。

當寧子發了瘋似的在房間里大喊大叫亂砸著東西…

有那么一瞬間,我覺得電影中女主就是現實當中以前那個自己的縮影。

那是我人生當中最黑暗的時刻,每天睡不醒,有氣無力,連起床都需要勇氣,連去超市買點東西就像花光了所有力氣,因為一點失敗,一點否決,或者別人理解不了自己的一個想法,就徹底崩潰。

總覺得自己被別人看不起,也害怕被別人看見真實的自己,別人對自己的一點小小的好就如獲珍寶,甚至于漸漸地敢和熱情超市老板娘寒暄幾句,都成了我很長一段時間拿來炫耀的東西。

所謂“過眠癥” 到底有沒有毀掉《你的鳥兒會唱歌》里那一場來之不易的約會,我們最終不得而知。

但像抑郁癥、躁狂癥以及社恐癥這些稀奇古怪但又司空見慣的現代社會精神疾病卻并非是人與人交流的前提,而是其結果。

影片將這種溝通上的障礙歸結為一種跳閘難題——即思想壓力導致的情緒崩潰與行為失常。

試想沒有誰不理解《只有愛能讓我生存》的道理,我們之所以叫不醒一個裝睡的人是因為他們都如女主角那樣總是躲在私密的空間里自我催眠。

幸運的是,女主有個蘇打那樣溫柔的人陪伴三年,也可以額頭帶血甚至裸奔在大街上。

而我也很慶幸的遇到了一個如蘇打那樣的女生,雖然她并沒有陪我“裸奔在大街上”那樣“不可思議”。

她做的只是一件可能現在看來并不值一提的小事,可這件小事在當時的我面前是多么熱烈的光和熱呀。

其實電影大部分時間都在任性與忍耐,彼此理解只有最后的那一刻…

但是就是那樣的一瞬間,鼓起勇氣把自己的一切展示出來,依舊被人愛著,被人溫柔地擁抱,溫暖地凝視,是件多么幸福的事。

如果寧子和我能在同一個時空相遇,我想我們一定會不約而同的說一句“Ta應該是這世界上最美的人了吧”

整部電影女主的演技忽好忽壞 ,顏值忽高忽低。

其實不止是我,很多人都能與女主產生一些共鳴。

因為情緒的崩潰真的只需要一點小事

,我們常常稱之為“壓死駱駝的最后一根稻草。”

當一件件不幸的小事都聚集在一起時 候,那根緊繃的弦就容易徹底斷掉 。

只不過在大多數時候,人都會選擇藏起自己的情緒,逼迫自己去面對,但又試問之,誰又曾沒有情緒失控,因為一件很小的事情而讓自己情緒失控,變得大喊大叫,讓身邊的家人朋友驚慌失措?

蘇打就是上天派來拯救女主的吧,三年來面對著這樣時不時崩潰 也從來不工作的她 ,還是一如既往供吃供住。

將這樣的時刻付諸于小說,付諸于電影,我被他發出的微弱的光熱深深的打動和拯救。

因為完全綻放自我地活著是一件多么令人疲憊而又如此美麗的事情啊…

蘇打拯救了女主,而她拯救了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