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由優秀的公眾號:我走路帶風發布,歡迎大家關注!

我一直很害怕別人向我問問題。

害怕別人問我什么是愛情,什么是生活,什么是理想……

其實我可以對你侃侃而談,甚至把你說暈,可我清楚這些都不是真正想說的。

這就像婁燁導演拍過的電影一樣,看的時候驚艷奪目,結束之后也會回味無窮。它的好壞從來都不是三言兩語,隨便就能作答的。

昨天有幸提前觀看了《風中有朵雨做的云》, 搖晃的鏡頭,充滿顆粒噪點畫面,搭配飽和度極高的色彩,讓你一眼知道這就是婁燁的片。

電影名聽起來清新又文藝,光是看名字怕是會把這部電影劃分到純愛系列中去。可電影并不是在講一場感人或是遺憾的愛情故事,而是一部帶著愛情色彩的懸疑劇。


影片里也從未出現孟庭葦的那首同名曲,倒是出現了兩次《一場游戲一場夢》,頗有一些意思。

整場看下來讓人著迷的不是演員的陣容有多強大,而是片子里演員們最為真實的演技。電影里主要角色只有簡單的六個人,彼此之間卻是復雜交織、耐人尋味的多角關系。

年輕警察楊家棟初來乍到,就遇到了開發主任唐奕杰墜樓身亡的案子。隨著案子的調查,楊家棟與死者的女兒意外相遇,與死者妻子傳出緋聞,接著又調查到多年前神秘的連阿云失蹤案……

這些女人在男人之間穿梭交織,為了情欲,為了利益,但都有一個特質就是都愛著唐小諾。


作為父母輩的愛情利益糾葛下的產物,始終被大人們所謂的「」包圍著。自己的爸爸不是親爸,最喜歡的阿云離奇失蹤,所謂的叔叔才是媽媽的真愛……

所以在他們的愛下小諾無法正常呼吸,但仍舊敢愛敢恨。她喜歡連阿云于是打扮成她的樣子去做了勇敢的事,親手了結了唐奕杰;她討厭林慧這個母親角色,于是在被曝緋聞事件后直接砸了電腦對她媽說你自己臟不要拉著別人臟……



在觀影后我采訪到了馬思純,聽她講了許多,對唐小諾有更進一步的解讀。

采訪時剛好中午,我們到的時候她正在吃午飯,招呼著我們坐下,然后說要咱們開始吧。于是我們就在很輕松的氛圍里聊開了。


采訪馬思純真的是那種很舒服自然的感覺,好回答的問題從不做修飾直接告訴你,難一點的問題也足夠認真,一定要仔細想一會才告訴你。

我問她:「很多人會覺得小諾是一個叛逆的女孩,覺得這個角色會不會和你以往角色不同,拍攝時自己最大的挑戰是什么


思純告訴我:「其實唐小諾只是看著叛逆,但在自己心中反倒是劇里面唯一一處充滿陽光的正能量。小諾角色的性格來自內外施壓,所以不只是靠臺詞、動作、眼神就能完成。而自己最大挑戰應該是戲中家暴的部分了,因為是真的被打被揍。」

其實在此之前思純演過那么多種角色,或是安靜或是乖張或是很霸道的,于是我問她,每次都是怎么在各種角色中快速準確找到自己的。

她頭輕歪向一側,「其實自己本身就有很多點,需要哪種時候就調動自己身上的那一面,就很自然的演出真實感了。當然也會有沒有的時候,那就要努力突破自己去用心反復琢磨了。」

我對她說:「整部片子最戳我的就是小諾和家棟在酒吧門口,將近十秒鏡頭的眼淚打轉了。當時我會跟著一起心疼劇中的小諾,眼睛酸酸的。」

思純說:「其實小諾一聲不吭是真的不知道說什么,她看到家棟在酒吧和別的女孩子喝酒聊天后會吃醋,可你眼前那個人本身也不屬于你,就真的好害怕會永遠的失去。」


在我看來詮釋出悲傷很容易,但帶著屏幕前的人一起難過不容易。第一種是撕心的哭,第二種是裂肺的喊,第三種則是無聲又無息,馬思純做到了。

我和思純都很心疼小諾這個角色,在愛了家棟很久,家棟也愛上她后,卻被這個人親手抓了。


聊完電影我們又聊了些其他,在得了金馬影后之后,其實自己并沒有什么變化,仍舊是繼續演自己喜歡的戲做自己喜歡的事。而關于現在最想挑戰的事可能是結婚。


聽她這么回答,我給她看我手上的戒指炫耀著說我結了,給她氣了三秒。這樣的馬思純一點都沒距離感,戲里戲外都一樣的真實。

最后我問思純,在演過婁導的戲后覺得他的電影怎樣。

她回答只有兩個字,真實。


的確,在配合著電影里交叉敘事的搖晃鏡頭下,有那么幾秒讓我迷幻的分不清戲里戲外。似乎好多個場景里的事,自己也都真實經歷過。

一部好作品是抽絲剝繭的產物,不是批量生產出來應付了事的作品,能夠對得起觀眾,也會對得起自己。


《風中有朵雨做的云》無論是演員還是演技,都會超出你的期待,就像像海報上的字一樣電影會幫我們記住,我們和我們的時代

lilMoGo,唧唧JIJI – 一點點 / 音樂|

網絡 / 圖片|

“我要露出點小馬腳來,好讓你看出來我喜歡你。”

“口是心非是種病,沒有人會一直等你長大。”

“你再不來哄我,我就是別人的小可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