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由優秀的公眾號:溫血動物發布,歡迎大家關注!

______

跨年夜的晚上9點30分,我喘著氣跑到電影院門口,已經要排隊檢票了,放眼望去,整個隊伍幾乎都成雙成對,讓人以為是民政局搞了離婚證半價之類的活動。隊伍很長,一直延伸到了影院入口旁的抖音網紅口紅機——就是那種20塊一次,玩一個轉盤小游戲 ,過了三關就能得到一根YSL或者紀梵希口紅的機器。

其實這玩意兒還不如娃娃機,抓娃娃還有技術高下之分,而這里面小游戲的唯一存在意義就是讓你的20塊花得有儀式感。勝率都是設定好的,比如設定成30分之1,那么前29次一定不會過關,第30次一定會過關,跟你的操作水平沒有任何關系。

這個秘密是我的一位同事告訴我的,每當周末他都守候在商場的口紅機邊,一邊玩手機,一邊暗中記下來玩的人數,每到第30次時,他就親自上陣,用20塊拿下口紅,再200塊轉賣出去,最終他用這些賣口紅的錢買了一塊gtx2080顯卡。在其他男性都還在抱怨為女友買口紅壓力大時,他率先實現了利用女生花在口紅上的錢為自己買顯卡,可以說是男性的榜樣,所以說機會永遠都是留給行動的人而不是抱怨的人,我很敬佩他。

排在我前面的姑娘看到了口紅機,露出了渴望的眼神,旁邊的男孩會心一笑,拉著手就過去了,看到機器上“20元一次”的標識時男孩的笑容明顯凝固了,顯然,他以為這玩意兒跟抓娃娃一樣頂天兩塊錢一次,沒料到消費升級的速度竟然如此迅猛。這時女孩咬咬手指頭說“這些口紅專柜里要賣300呢。”,既然如此,那還能說啥,男孩咬牙掃了碼,緊盯著轉盤,仿佛上面篆刻著自己的命運。一次,闖關失敗;兩次,闖關失敗;三次,還是失敗。他緊握著拳頭,仿佛在抗訴命運的不公,我感覺他手里的iPhone6的屏幕都要被他捏碎了。好在三次失敗之后,女孩體貼地說:“不玩了,這機器肯定是騙人的。”男孩趕緊從慘白的臉上擠出微笑,他必須對這份體貼做出回應“嗯呢,寶貝,不用碰運氣,你想要哪根……哪一根的話我給你買哦。”

女孩的臉上綻放出笑容,我為男孩感到難過,估計這哥們兒踏進影院時還懷著美好的憧憬,為自己花80塊買兩張電影票就能輕松完成跨年儀式感到由衷的幸福,但他還是過于幼稚了,成年人的世界里哪有輕松二字。

檢票結束,我找到座位,剛才那對情侶就坐我左邊,右邊看起來也是一對情侶,唯獨前方坐著一位40歲左右的中年男人。我不知道他為什么會出現在這里,他顯然不是為了抖音上“一吻跨年”的噱頭而來,也不像是文藝片的受眾,他只是翹著二郎腿存在于那里,抖著腿,如同等待一場郭德綱的相聲。

電影開始了,悠揚地貴州話旁白響起:“在夢里面,我總是懷疑,我的身體是不是氫氣做的,如果是的話,那我的記憶,肯定就是石頭做的了。”

這時我聽到了本場電影的第一句影評;“艸,怎么不說普通話,我忘帶眼鏡了。”來自我身后的中年男子,充分體現了他聽不太懂貴州話,又看不清字幕時的悲傷與憤怒。但沒辦法,文藝片是一定要用方言的,畢竟文藝片對白已經很不像人話了,如果不用方言的話,那和《小時代》有什么區別。不信你閉上眼睛,在腦海中用楊冪的聲音念一下這段開場旁白,接下來再給你播一段《小時代》,絕對毫無違和感。

接下來,無法看清字幕的中年男子只能對電影的畫面不斷進行評論以表達他內心的不滿:

“為啥一會兒拍燈一會兒拍貨車的,就不能好好拍人嗎?”

“為啥老拍湯唯的腳,導演一定是想舔!”

而我右手邊的男生,顯然是有備而來,并且是真的熱愛電影,伴隨著劇情的推進,他不斷地向身邊的女孩進行講解:

”這部電影的前半段使用了大量的蒙太奇,將12年前的回憶和現實剪輯拼接在了一起,所以你要注意看男主的頭發顏色,黑發部分就是回憶,白發部分就是現實。”

“這里女主說自己不敢生孩子,把孩子打掉了,其實就是想激發男主的仇恨,借他之手消滅掉自己的黑社會男友。所以男主殺了他的男友之后她目的達到了,就消失了。”

在男孩獨自解說了半小時后,他身邊的女孩終于給出了回應:“哎,剛才我看到有人走了呢,要不我們也走吧?”

而我左手邊的情侶明顯要更恩愛一些,男主在火車上找到女主打了她一巴掌時,女孩嬌嗔地說:“你不可以這樣打我喔。”,男孩抱住女孩說;“寶貝,我怎么舍得打你。”

黃覺和湯唯躺在地上接吻時,他們也抱在一起接吻。

黃覺被吊起來時,他們終于沉默了,這也正常,男孩總不能說“寶貝,不要把我吊起來哦。”這聽起來太色情了。

隨后,長鏡頭接踵而來,現實和回憶不斷穿插,兩人明顯有些頂不住了,一言不發。

終于,致命的蘋果到來了——在來看電影之前,我就聽聞,這場電影里有一段一個人吃蘋果的長鏡頭,整整五分鐘,沒有別的內容,就是一個男孩哭著把蘋果連核一起,一口口的吃掉。

這段鏡頭的威力果然強勁,女孩倒在了男孩的肩膀上,進入了香甜的夢鄉。

男孩松了一口氣,掏出手機開始打王者榮耀,這大概是他今天最快樂的時光。

70分鐘時,現實和回憶的部分結束了,接下來就要進入本片最為核心的70分鐘的長鏡頭了。

為了迎接這段偉大的長鏡頭,咣地一聲,屏幕上出現“地球最后的夜晚”幾個大字。

放映員可能是被這一聲響給吵醒了,以為電影結束了,把影院的燈給打開了。

而長鏡頭的開始是男主在黑暗的隧道中穿行,燈一亮,屏幕上就啥也看不見了,就像真的結束了一樣。

而觀眾們絲毫沒有察覺異樣,開始有序退場。

左邊的女孩也被驚醒了,看了看表,說“怎么還沒到11點,不是跨年場嗎?”

右邊的男孩出離憤怒了:“還有一半沒放呢!”然后沖了出去,大概是在找工作人員討說法。

三分鐘后,燈終于滅了,但影院里人已經走了一半,沒有人回來。

男主已經走出隧道,和一個小孩開始打兵乓球。

中年男子說:“艸,不是要七局四勝吧。”

右邊的男孩繼續向女孩解讀劇情:“接下來的70分鐘是一整個長鏡頭,是羅紘武的夢境,男孩就是他幻想中自己被打掉的兒子。這部電影是一個莫比烏斯結構,將虛擬的夢境與現實的困境混合,消解它們的邊界……”

女孩打開手機,戴上耳機,開始看抖音。

左邊的情侶依偎在一起,雙雙進入香甜的夢鄉。

還好,乒乓球就打了一局,男孩騎著車,載著男主去坐纜車。

男主坐在纜車上緩緩而下,只留下他孤獨的背景,溫柔的背景音樂響起。

然后電影卡碟了。

是的,卡碟了,直接把溫柔憂傷的背景音樂卡成了電音,讓人非常擔心畫面里突然跳出一個吳亦凡,還好并沒有,還醒著的人紛紛綻放出快樂的笑容,這是電影院里氣氛最為快樂的瞬間。

在這短暫的快樂氛圍里,我想起了我來到電影院的理由,沒有別的原因,就是因為今天我一個人,沒有什么事情可以做,而這部電影預售了兩個多億,這意味著,2號上班的時候,主編一定會來敲我的桌子,說:“小陳啊,我看朋友圈都在說《地球最后的夜晚》這個電影,這個熱點你追一下唄。”

是的,我是一個新媒體小編,在組內負責追熱點,這是主編對我的恩賜,因為組內其他人都會寫“我有一個朋友”開頭的文章,而我沒有什么朋友,常常無法下筆,所以只能負責追熱點才不至于失業。而負責這個的代價就是經常加班且沒有周末,畢竟熱點不會乖巧地在周一至周五早上九點到下午六點之間發生。直到16年奧運會,女排奪冠的前夜,因為第二天約了女孩吃晚飯,為了第二天不加班,我通宵奮戰,連寫兩篇文章“哭了!12年后再奪冠!今天我們都為女排姑娘驕傲!”和“雖敗猶榮!今天我們仍為女排姑娘驕傲!”,保證了在比賽結束的一瞬間無論什么結果文章都能馬上發出,最后喜提十萬加。領導獎勵我當天6點就能下班,從此,我就形成了預測熱點的習慣。

終于,在我長時間的走神之后,男主的夢境也走到了結尾,男主和女主在傳說中會旋轉的房子里見面了,男主念起了咒語,是一首詩!導演親自寫的詩!房子真的轉起來了!越轉越快!男主和女主緊緊擁抱,縱情親吻!跨年之吻!終于等到了!觀眾們熱淚盈眶,趕緊叫醒身邊的戀人,該親嘴了!所有的等待都是值得的!左手邊的男孩和女孩激烈地擁吻在了一起!

右邊的女孩看了看手機,說“靠,怎么是十一點五十五分”然后就被男孩抱住!

前面的中年男子哇地一下吐了出來說“不行,給我轉暈了”!

掃地阿姨走了進來,說“3D眼睛收一下”,

工作人員也進來了,說“沒彩蛋,大家不用等了。”

左邊的男孩說;“哇,打車排隊145人,預計等待70分鐘。”

我的第一反應是,不錯,可以拍一個長鏡頭了。

右邊的男孩還在給女朋友分析這部電影中致敬塔可夫斯基的元素,并將其與《穆赫蘭道》的技法進行對比。

根據女孩的表情,我估計他新年只能用電影做他的女朋友了。

擠在商場的觀光電梯上,窗外綻放起了煙花,我看了看手機,0:00分,2018年過去了。

地球終究沒有迎來最后的夜晚,人類仍將孤獨。


-END-

▽ 你可能還會喜歡 ▽

可 以 向 這 里 投 稿 發 送 簡 歷

[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