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由優秀的公眾號:半仙幺幺發布,歡迎大家關注!

圖|電影《去年冬天與你分手》


別人問我談過多少次戀愛。

我的回答從不記得到三次到兩次到一次。

現在別人問我,我說,高中初戀談了幾年,后來就沒好好談戀愛了。

往往別人又會問一句,怎樣才算好好談戀愛。

我說,互相真誠地喜歡且在一起過才算。

往往別人又會問一句,那你不好好談戀愛談過多少次。

我會說我不想討論這個問題。

這一趴也就這么過去了。

我以前還很愛回答一種綠茶婊標準回答,那就是“兩次呀,一次他特別愛我但我不愛他,后來我特別愛他但他不夠愛我。”

為什么這是標準回答呢,因為言下之意就是,我學會了如何愛人,但對方也要愛我才可以,而且我受傷過兩次,所以你愛我多一點才算疼惜我。

潛意識引導的綠茶手段也不是沒研究過,最后想想,算了算了,沒意思,沒勁。


一開始遇上維尼熊,也覺得他和別人都一樣,我沒覺得有什么特別有意思的點,但人與人之間的相遇,確實是蠻玄的。

我和他本來都覺得彼此應該只是和往常的過客,或者說,和曾經的那些不重要的人一樣不重要的人。

我們最近一起去看的一部電影是“完美陌生人”,講幾對夫妻都覺得自己沒有秘密,開始玩一個游戲,就是把手里放在桌子上,任何人發來短信和電話都要公開,結果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秘密。

有男人有妻子孩子,還有小三,還和朋友的老婆亂搞,有自己丈夫就是豐胸醫生,卻偷偷訂別人的豐胸手術的妻子,有一個朋友其實是基佬,有一個妻子的前任給她發“我想做愛了。”


我們看完電影在一個居酒屋喝酒吃宵夜,我說你敢不敢和我玩那個游戲,維尼熊眼珠子滴溜滴溜轉了幾下,他問我“你想一下電影結局,你確定要玩?”

我說,是的,我想玩,你敢不敢。

維尼熊說你都敢我有啥不敢的?

我們拿出了彼此的手機,放在桌子中間,他突然問我,你是不是還有一個手機,拿出來。

我說我今天沒帶,工作手機呀,里面的消息全是工作的。

維尼熊問,那你不帶是不是太不敬業了。

我說,和你出來玩不想一直被打擾。

我們一邊吃飯一邊心照不宣地看桌子上的手機,我的手機來消息了,他讓我打開,我打開了,是工作群里的工作消息。

我的手機響了五次,五次都是工作消息。

他手機響了一次,是一個頭像很網紅的女生問他“今晚要不要來我家?”

我說你要不要解釋下。

他說你等等,他回一句,去你家干嘛?

網紅頭像回:狼人殺啊,大家都在,還缺兩人。

維尼熊轉頭問我,你要不要一起去玩。

我反問他:我們假裝是朋友的那種嗎。


往期文章選讀

影評系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