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由優秀的公眾號:藍人邦發布,歡迎大家關注!


近期熱播的電視劇《大江大河》,是一部向改ge開fang40周年獻禮的正劇(滿滿正能量,宣揚zhu旋律的影視作品)。劇本取自阿耐(《歡樂頌》的作者)的小說《大江東去》——小說很長,130萬字(差不多是《三國演義》和《西游記》的總和),按照“編年體”的敘事方式講述了雷東寶、宋運輝、楊巡三個底層人物的成長史。


一葉知秋,他們仨是同時代我guo無數底層人物的縮影,也是我guo近40年來“農、工、商”三個領域的代表。小說情節跌宕起伏,文字行云流水。值得一提的是,小說涵蓋的內容博大精深,其中的人物關系錯綜復雜,尤其是能以女性的視角(阿耐是女作家)把3個男主刻畫的栩栩如生,著實令人嘆為觀止!



但與《平凡的世界》相比還略顯單薄,此類故事若換成路遙來描述,必會奔逸絕塵,超今冠古。而且,為了收視率和某類影響,電視劇已把原著改的面目全非——編劇雖然只是衣架鉤,衣服材質并未改變,但很大程度地被拐帶變形。


隨著社會文明的推進,我guo已高度關注對知識產權的保護,只要你是棟梁之才,不必擔心“為他人作嫁衣裳”,剽竊、盜版、篡改等現象會越來越少,終會無處遁形。


出于對原創人的尊重,我只讀原著(原著改動的極少,一是出版社印制的數量有限,二是印制前已經被反復校對過,三是現代人很少讀書,書籍的受眾面小,過審率高)。所以,電視劇的更新絲毫不影響我讀書的進度。學而不思則罔。品讀之余,我便慣性地將故事中的人物跟自己的經歷結合起來,除了與guo俱榮的自豪驕傲和洗盡鉛華的盛年自得,還有壯志未酬后的悔不當初和不勝唏噓。


雷東寶、宋運輝、楊巡3個男主性格迥異,人生的軌跡各有千秋,其終點定位是偶然中的必然。這3個人物有5個共同點:卑微的出身,敏銳的“嗅覺”,百折不撓的意念,能屈能伸的毅力,工于心計的方法。排除“出身”這個不可抗拒的因素外,其他4項無疑是成大事者的必備條件!“工于心計”一詞似乎有點不善,但你要永遠相信一點:這個世界上最毒的不是蝎尾蛇信,而是人心


雷東寶是農民中的能者強人,有那種雷厲風行和大開大闔的軍人作風(他是退伍軍人),也有最底層農民的狡猾和乖張,雖然思想前瞻大膽,但是他沒文化,做人做事執行力十足,固有的觀念里就一個“干”字——不瞻前顧后反而少了諸多羈絆,往往在改ge開fang前期最奏效。用他的話講,做不成孫悟空,但是當個豬八戒總該可以了吧?!(一語成讖(chen,預言他后來的體型和結局也類似于豬八戒)但隨著社會發展的日新月異,他文化底子弱的詬病就凸顯出來,夜郎自大,欠缺對事物發展規律的探索和全局框架式的思索。


婚姻方面,他一直有個“缺”,第一個女人宋運萍堪稱完美,但一尸兩命,幸福還沒開始就歿(mo,同死)了;第二個女人韋春紅,方方面面都還周全,可惜不能生育;第三個女人是個“小三”,給他生了孩子。


由于不思進取和剛愎自用,事業方面他也是得不償失,不計后果地透支冒進、妄自尊大地徇私舞弊和舍本逐末地排毒放污,沒當成魯智深,也沒做好李逵,所以他注定是個悲劇人物,成為體zhi內的犧牲品——鋃鐺入獄,一無所有,背井離鄉。


(這個人物的個性棱角分明,優缺點一目了然,符合普通人的性格特征,接地氣就很容易讓大眾接受。但他終究是作者筆下的“過河卒”,是不可以迂回的。)


宋運輝是個特別愛學習的人,是電視劇中絕對的硬核,無論做什么都非常精鉆用心,務求極致。愛學習的人都是值得尊敬的人,必然會成為別人眼中“敬畏”的人。他從初中直接考入大學,大學畢業后直接進入頂尖的guo企,通過自身努力很快脫穎而出,成為業務專家;在經歷一系列世故戀愛觀的洗禮后,他權衡利益的蹺蹺板,選擇攀附權貴千金——程副廠長(副廳)的女兒程開顏,成了頂配的鳳凰男,之后不久略施小計搖身一變,成為最年輕的副chu(27歲左右);最后,在quan li 斗爭的罅隙中另辟蹊徑去獨闖天下,功成名就自是水到渠成,進而達到人生的巔峰。


愛情方面,他的老婆程開顏從一出場就拉開了戲劇的帷幕——高gan子弟的標簽,無限溺愛的產物,裝扮俗不可耐,處世人云亦云,像極了當今社會中的終生啃老族。自己本身除了與生俱來的容貌和背景,其他方面都難登大雅之堂,經常附骨之疽般纏繞著宋運輝,不懂得提升自我和強大內心(反感學習),遇到不順心的事只會“哭”,能把各類“哭”發揮得淋漓盡致,最終與男神丈夫之間的差距越來越大。


那么,她的結局用一根腳指頭都能想出來——被上位成名后的男人拋棄,還要冠名“沒有共同語言”,沒有任何溝通的婚姻一定是名存實亡的,離婚成為必然!如宋運輝那樣心思縝密善于走一觀三的人,怎么會與這種“雌性動物”白頭偕老呢?


楊巡,從“小楊饅頭”起步,走家串戶地迎合積累。他和“雷老虎”(雷東寶的綽號)的身世相似——從小沒爹,老母守寡。這樣的生長環境造就了他極強的適應力,見人說人話見鬼說鬼話,左右逢源吃苦耐勞又善于鉆營,即便栽了跟頭,也會很快東山再起,一步一個腳印地做大做強,最后成為身家數億的成功企業家。


婚姻方面差強人意,還算圓滿。先是找了個漂亮的小村姑——戴嬌鳳(初中畢業后的無業游民,長相排名在本書前三),倆人未婚同居2年。楊母第一眼見到戴嬌鳳就給她貼上了“水性楊花”的標簽,很是應景,在楊巡最落魄最舉步維艱的時候,戴嬌鳳就絕塵而去,投入別人的懷抱。(花瓶一樣的女人,往往自恃得天獨厚的優勢,而忽略后天靈魂的修煉)


而楊巡文化水平低,在品嘗愛情的苦果后,慣性反應就是女人是尤物更是玩物,很是墮落了一番,最后一定要取長補短——找了個大學生作為終身伴侶。


好的,3個主角的人設概況和人生走向已囫圇完畢,該另一個真正的主角C位出場了吧?嗯,我本人的“大江大河”,在這個新歲更始的日子里,跟大家分享一下一個不成功的人的不成功的人生軌跡。


大家都知道我目前的狀況,高不成低不就,吊兒郎當活了40多年。由此推論,我來到了這個世間那一天,絕對沒有出現任何異象征兆,連柴門犬都懶得多吠一聲。

《大江大河》的電視劇已經詮釋得很清楚,那個年代很窮,各種zheng策zhi度并行試探,各種she會矛盾異常尖銳。我出身地在農村——東北的農村,其落后混沌程度,要比《大江大河》中安徽的小康村要高出幾倍。


什么概念呢? 10歲之前,也就是1978年至1988年,我吃到餃子的次數屈指可數。當然,此類現象并非我家獨享,全村全縣乃至整個地區都這樣。那個時候的冰棍5分錢一串,學校還未普及9年義務教育。大學生包分配,上學是走出農門的絕佳途徑。

在這樣氛圍的渲染下,迫于家庭的窘境,我想不好好學習都難。因為學習不好的結局只有一個:當一個只有過年才可以吃餃子的農民,面朝黃土背朝天,叼個大旱煙,滿嘴大黃牙,晴天一身土,雨天一身泥,然后找個柴禾妞滾炕頭……

所以,我“義務教育”期間的學習成績很好,順利考入高中。由封閉落后的農村踏入小縣城的那一刻起,我的平臺就變了,就像是孫少平(《平凡的世界》中的男主)一樣,盡管如履薄冰地去拿那兩個“黑饅頭”,但精神世界還是充實的,畢竟后路更寬廣了!

然而,隨著經濟社會的大發展,各種“引進來”越來越多,社會上的紛擾誘惑層出不窮。開窗可以通風,但也方便了蒼蠅的進出。比如:游戲廳、臺球廳、錄像廳等等消弭心智的場所春筍林立。


在那樣的情形下,我的意志力薄弱起來,被這些“糖衣炮彈”命中,深陷在歡愉的泥沼不能自拔,如郁達夫愛上王映霞。所以,1993年至1996年,是我人生中的低谷——父母引以為傲的眼珠,卻成了白內障!


再加上父親突患重病,更是雪上加霜。在那個病吃人的年代,根本沒有任何醫療保障,諱病忌醫是農村的常態,好多人寧愿挺到死都不愿意舉債看病。如此當頭棒喝,恰如楊巡的第一次破產后,又遭遇戴嬌鳳的離去,屋漏夜雨一起來,該如何邁哪條腿走下去縈繞在我心頭,像是在徘徊在費廠長、劉總工和水shu記中間取舍的宋運輝,進退維谷。


與一條道走到黑的執著相比,我更相信柳暗花明又一村。低微的出身,貧瘠的家境,還有未知的余生,我選擇走出去——或是峰回路轉,或是背水一戰,或是釜底抽薪,都要孤蓬萬里征!因為,我心底有個聲音在吶喊:不去嘗試只會自甘墮落,成為約定俗成的農民。

這個時候的我,像極了擅長拍案而起的雷支shu、置死地而后生的宋處和只身闖東北的“小楊饅頭”。


世界那么大,總有一個角落屬于你!

從軍后,我的目標只有一個:考jun校。人不能被同一塊石頭絆倒兩次!三年軍營的淬火,讓我深刻領悟了包容、堅定、頑強、果敢、擔當、榮譽的真正內涵,所有BUFF的鋪墊都是為了破釜沉舟的最后一擊,敵人再強大也要亮劍,去TMD,在不被大眾看好的情況下,我居然變成了雷東寶,干就一個字,我只說一次!經過無數次“楊巡”般的討好諂媚和“宋運輝”般的孤燈苦讀,我成功了——考上了一所享譽全jun的院校。


那一年是1999年,澳門回歸,眾望所歸,我亦如此。


在那個物欲橫流人心不古的時期,jun校儼然成了一方凈土。除了正常的功課,我更注重讀課外書,直到現在,我都秉承一種觀念:萬般皆下品,惟有讀書高,多讀書不會害人。


那也是guo家大步前行的極速時代,互聯網、BP機、手機等現代化媒介如泥石流般翻滾地充盈著我們的生活。國力的提升拉動了生活水平,也拉近了人與人之間的距離,隔空視頻也不是夢想,諾基亞、摩托羅拉也能飛入尋常百姓家。


軍校畢業后,我先是去了武夷山的一個工點。當然,分配本來是多選題,我為何非要變成單選題?——我是有私心的,想成為宋運輝一樣的鳳凰男,借助戀人家庭的跳板,成為某個大城市的白領公民。然而,戀人不是小貓一樣的程開顏,我的覬覦很快就成了肥皂泡,迎著光時五彩斑斕,一旦遇到微風便頃刻破滅!


窮思變,變則通。窮途末路時,更要換種思維方式去解決問題,拼命撞南墻的結局只有一個:頭破血流墻無恙。雖然大多數人都習慣錦上添花而不擅長雪中送炭,但只要有人在你人生拐點處給你指點迷津和中肯建議,那么這個人就是貴人,是恩人,是你一生都要銘記的人!


飲水必思源,否則你的人生即便波濤洶涌也是曇花一現,必會斷流,那是無源之水無本之木!這點,在《大江大河》中也有跡可循,徐shu記對雷東寶,老徐(跟徐shu記是同一個人,不同時期的特定稱謂)對宋運輝,宋運輝對楊巡。我的人生中也有“老徐”一樣的良師益友,在他極力協調下,促成了我的調動。

入駐漢中后,我擔任過XXX排長和XX連zhi導員。那是一個讓人垂涎三尺的肥差,管車管修管油,拿出三分之一的“楊巡狀態”就可以摟個缽滿盆滿。然而,我偏偏選擇做宋運輝——從不染指分外之財。當然,我做不成海剛峰(海瑞),充其量也就是個王潤蓮(王用汲),無論如何都要養家糊口的,偶有交際酬酢(chou zuo 應酬)也是人之常情。所以呢,給人造成了一種衣冠楚楚而又一窮二白的表象,我成了很多人眼中的傻X——別人擅長把白條變成qian,我擅長用gong資去拜年。


某類人在假gong濟私地撈取“資本”來成就“自留地”——盡管地球人都知道那是“每個毛孔都滴著血和骯臟的東西”,但還是情愿趨之若鶩,因為實惠只有攥在自己的手里才最是受用。是啊,低調隱忍的宋運輝即便住上了chu級樓,也遠遠比不上住在ke級樓里的虞山卿奢華安逸!


當時的空氣中處處彌漫著“四風”,任人唯qin、任人唯鄉、任人唯qian成為內定趨勢,quan li場等同于超市,某類sheng遷都是明碼標價,沒錢沒靠山,只有靠邊站——跟德才兼備無半點關系。在那樣的流水線下,產出一大批資質平庸卻又世故老練的“虞山卿”和“陳平原”。(二人都是小說中炙手可熱的人物,奉行實用主義,能力不可小覷)


黃鐘棄毀,瓦釜雷鳴。可那有能怎樣,畢竟人家會混,而且混出了名堂,享受了“得意盡歡”,已得到大多數人的認可,任你如何“吃不到葡萄說葡萄酸”,都沒卵用。


而我這樣的無根基背景、無不義之cai、無巧言令色的“三無”產品,偏偏自視清高,力有不逮地裝逼,就靠那么點薪資活得不人不鬼、茍延殘喘,只能接受大環境的裁決。到了時間節點,憑著謹小慎微,順調到了正連——2008年,也是zhong guo的大事年,南方雪災、物價飛漲、股市暴跌、汶川地震、bei jing奧運會……

在那樣的“大江大河”中,guo家的巨輪在風雨飄搖中乘風破浪,我這樣小小浮萍只能隨波逐流、浮浮沉沉。


《大江大河》中所描繪的,正是我guo改ge開fang以來30年間(原著是1978—2008,電視劇是1978—1998)的恢弘畫卷,所以呢,我的“大江大河”也就到這里了。


像雷東寶、宋運輝、楊巡這樣的先行者畢竟鳳毛麟角,如你我這般的小人物還是占據了我們的朋友圈。我們都是不居歲月長河中的一滴水,也是可以載舟覆舟的那一滴水。


一滴水也可以折射太陽的光芒!我所遵循的是:做人做事一定要恪守底線,要有“心之所向,無遠弗屆”的堅持,日拱一卒無有盡,功不唐捐終入海,要跟自己縱向比,今天比昨天進步一點點就好了。那樣,在余生的“大江大河”中,即便沒有波瀾壯闊,你也是最美的浪花一朵!